向远山

虽千万人吾往矣

【贺红】与光同行

校园 师生年上 大概是不太懂爱的两人互撩日常
脑洞本来是我的一篇原耽
逻辑死 就想让俩人在一起
小甜饼 更新不定 没有文笔求轻喷
想要温馨甜蜜搞笑风我大概就算恶搞风吧
尽量不ooc_(┐「ε:)_我尽量


(*ゝ_●・*)ノ=s=t=a=r=t==============

1.


高三的燥热夏天。
暖风路过教室窗外树梢掀起一阵热浪,撩拨得叶子都呼啦啦翻滚试图甩脱这焦灼,连带着从敞开的窗子洒落到课桌上的斑驳光影也如同平静水面上摇动的小舟漂泊不定。
莫关山仿佛也被这热量烧灼融化在桌子上,枕着右手看着窗外的树上一只麻雀正从背后一口咬住一只被初夏的炎热逼疯而疯狂叫喊的知了并吞咽下肚,他起身随意掏掏耳朵觉得世界都清净了不少,而随着他起身的动作起先落在他侧脸上的光影也变幻莫测地移动着,阳光跳跃在红色短发上闪动着青春的气息与活力。
天气太热让莫关山难以集中注意力,空气中充满黏腻的汗水味道,还能听见由于放空大脑而显得异常遥远的那个黑头发的成天一脸坏笑的老师拿着单词本纠正什么“Christmas的s后面有个t”之类的话。令人烦躁。
妈的,明明只是五月中旬。什么鸡巴天气。
莫关山听了听讲台上的那个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的英语老师讲的东西,确定听不明白,又咕哝几句准备继续放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坏笑着从桌洞里掏出昨天买来洗好的草莓,猫腰借着前桌那个身材魁梧的哥们儿的掩护偷偷往嘴里塞。白皙的牙齿咬开红艳艳的果儿,甜腻的汁水溅开随着舌的搅动仿佛包裹了莫关山的每个味蕾,甜丝丝地安抚了他因炎热而焦灼的情绪。偷吃的乐趣大概并不在于吃的东西的滋味如何,而是在那种如何不被抓包的刺激与得意。
所以此时的莫关山有些窃喜,洋洋得意着自己坐在教室左后角,能逃脱那个莫名其妙看着不爽的英语老师的视线。大概是太过得意遭了报应,莫关山在刚准备起身伸个懒腰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当下一句“哎呀卧槽”就脱口而出。
完了,暴露了。
他正心想如何蒙混过关,那个黑头发的家伙已经晃悠到了他面前。
贺天看着眼前捂着后脑无声地龇牙咧嘴的家伙在看见自己的一瞬间把一个盒子迅速塞进桌洞的动作不由得一愣,但凭借他嘴角的不明红色液体和空气中残留的淡淡果香贺天心里也有了几分了然。
眼前这个红毛叫什么来着?贺天在几秒内上下扫了几眼莫关山,这么眼生……那就是那个要么逃课要么上课睡觉的不良少年了吧?
看着莫关山手足无措的样子贺天觉得好笑,恶魔的角和尾巴似乎慢慢长了出来。
“ “莫关山同学,吃什么好吃的呢,嗯?”
贺天故作严肃脸,那身高和气势一瞬间压倒了莫关山,让平时拽惯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时有点心虚,于是脑袋一热,做出了让平时见惯他凶恶蛮横的同学都大跌眼镜的举动,他从桌洞的盒子里掏出一颗草莓举到了贺天眼前,却不敢抬头看他,
“老师尝尝不,挺,挺甜的。”
贺天也是出乎意料,面上却波澜不惊,看着身前这个一头红发毛茸茸的家伙,因为低头而露出的后颈白得泛光,手指也因为草莓的映衬显得白净修长,他心中一动,随即露出一个痞痞的笑,换了个角度双手撑在莫关山的椅背和桌子上将他包围在自己身体和手臂形成的壁垒之中,也挡住了所有同学探寻的目光。
然后他低下头,咬住那颗草莓并吞咽下肚,末了还意犹未尽地在莫关山白净的指尖舔了舔,只剩下莫关山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刚刚那唇舌温柔的触碰和牙齿咬到草莓轻刮过指尖的酥麻感如轻微电流爬过脊背令他止不住地颤抖。
随后耳边传来温热的吐息,
“谢了,你的‘草莓’很甜呢”
略带沙哑的磁性低笑再次放出电流,蹿过耳廓直击耳膜将莫关山的耳朵打得通红,心脏也止不住地狂跳。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脸颊连带脖子耳朵都烫的红艳如刚才的草莓,仿佛一挤就可以流出汁水。他慢慢抬头看向已经直起身一脸戏谑的黑发男子,心跳声大得他听不见那人说了些什么,但他可以确定,他在那家伙的身后看见了恶魔的尾巴和翅膀。
妈的老子刚才算是被……被性骚扰了吗!


-TBC-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