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远山

虽千万人吾往矣

【林秦】假如秦明是中二病

可爱

什么鬼:

#OOC我的
#网络剧衍生
#勿上升真人
#一发完
#甜甜甜甜甜
#前方高能预警

——————————————————————

在外人眼中,秦明是一位俊秀儒雅的资深法医。
而这,只是表象。
事实上,他还是一名资深的中二病患者。


林涛可能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
一天夜里,加班结束的林队长走在回家的路上,发现自己将钥匙落在单位,便转身返回警局。路过法医科时他发现办公室还亮着灯,一时好奇就探头进去瞧了瞧。
这一瞧可不得了,他看见人前高贵冷艳的秦科长站在尸体前,纤长的食指在尸体上方比划着什么,嘴中还念念有词:“无可安宁的亡灵啊,速速告诉我谜底,吾将为你洗刷冤屈,你的噩梦由我来斩杀,你的怨念由我来除尽。”
林涛目瞪口呆,没忍住“卧槽”了一声,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动静可不小,话音刚落就见秦明生生停住了动作,挑眉斜目瞪了过来。
林涛看着秦明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西装上不存在的褶皱,然后一步一步慢慢向前踱来,心中暗自发怵: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这秦明该不会是要拿他灭口吧。
只见秦明在他面前站定,直勾勾地盯着他。
林涛想我堂堂大队长也不能怂啊,也直勾勾地盯回去。
盯着盯着他觉得这秦明长得还挺好看的,死在他的手术刀下也不亏。
然后他就听见秦明说:“和我签订契约。”
林涛:嘎?


“你知道了本不该知道的东西,”见林涛仍是一脸懵逼,秦明耐下心来给他解释,“你的灵魂已经被恶魔锁定,现在只有和我建立契约关系,才能保你一命。”
“等等,秦明!”林涛还在做垂死挣扎:“这是局里在筹办话剧?还是说大宝又想出的整人的新花样?你竟然也会跟着闹真是难得……”
秦明皱着眉,表示懒得跟林涛废话,揽过林涛的脑袋,有些粗鲁地扯开他的领口,在林涛刹住话语与僵住之际朝着那脖颈就这么来上一口。
这一口力道不小,虽然没见血,但也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
林涛痛得“嗷”了一声,手忙脚乱地向后退,和秦明拉开距离。
看来秦明在床上也是一名招惹不得的主啊。
唉哟卧槽我这脑子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我们的时间不多,深夜正是恶魔的活动时间,不快些和你建立契约你就会有生命危险。”
这么说还是他的锅咯?林涛看着秦明一板一眼地讲解就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仅存的一丁点怒气也就此打消。
行吧行吧,就顺着他。
“从今天起吾便是汝之主人。”
……不,果然还是不能顺着他。
被所谓的契约仪式折腾到后半夜,林涛身心俱疲地回到家中。
迅速冲了个战斗澡,他裹着浴衣躺倒在柔软的床上,却总也闭不上眼睛,脑海中一直浮现出秦明一本正经的模样。
越想越睡不着,越睡不着就越是要想。在床上来来回回滚了几圈,林涛最终选择翻身起床,打开电脑,照着秦明今晚的言行举止打上去,眯着小眼捏着小胡子琢磨了几分钟后得出来一个结论:中二病。


第二天林涛愣是没敢往秦明的位置瞅上一眼,他想催眠自己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但显然秦明没打算放过他。
“林涛。”林涛不吱声。
“林涛。”林涛埋下头。
秦明有些不耐烦了:“吾之……”
“来了来了!”林涛一个箭步冲到秦明身旁。
“这是最新的DNA检测结果。”秦明递给他一份薄薄的报告。
看来秦明犯病还是能分得清场合的。林涛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有,”秦明忽然凑上前来,清冷的气息拂过他的耳廓,“主人可不需要不听话的奴仆。”
林涛默默捂脸,果然是他想多了,秦明这种情商负数的人怎么可能分得清什么场合。还有,别一本正经地说出一些羞耻爆表的话啊,这会让他联想到奇怪的play的!
目睹了这一幕的警局人员表示受到的冲击有点大,林队和秦科长这是决定公然撒狗粮了吗?


和秦明相处时间长了,林涛发现中二病这个设定还挺带感的。并不是自己被使唤出感情来了,而是能借此让秦大佬吃瘪实在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下雨天时他把唯一的伞递给秦明,在那人开口拒绝之前堵上一句:“要小心暗黑元素的侵蚀呀。”
每天早晨他拎着自己的早点顺路拐进秦明的办公室,献宝似的把一杯牛奶摆在桌上。“这是施加过祝福的灵泉之水,能够帮助你更好地渡过与这个身体的磨合期。”
在秦明生病的时候语气强硬地让他回家休息:“这可是人类脆弱的躯体,禁不住你这么折腾,所以给我回去好好歇着。”
诸如此类。
每次秦明都只能勉为其难(秦明视角)委委屈屈(林涛视角)大秀恩爱(众人视角)地应下来,这让一直被秦明欺压的林涛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即视感。
不过林涛发现自己送给秦明的苹果总会在桌上摆个十天半个月,直到自己送来新的苹果才会光荣下岗。
林涛找机会问了一次:“不喜欢吃苹果?”
秦明顺着林涛的视线望过去,桌角饱满硕大的苹果正散发着诱人光泽。
“受过诅咒的红色果实会削弱我在这个世界的力量。”
“那我给你换一种水果吧。”林涛说罢,伸手就想拿走桌上的苹果,结果却被另外一只手抢了先。
手的主人拿着苹果干脆利落地啃了一口,“咔擦咔擦”地嚼着,唇红齿白,芳香四溢。
“这点力量算不了什么,反正我在彼世是最强的。”
秦明面色平淡,语气却是耀武扬威的,像个正在炫耀自己赢了多少弹珠的小孩。
林涛听着这略带得瑟的小语气,心都软成一滩春水,一瞬间想把整个世界都堆在这个人面前。


人们都说他们该在一起了。
林涛一开始听到也只是笑笑,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怎么会懂我们之间纯洁的革命友谊。
然而三人成虎,这些话听多了,林涛也开始注意起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自己的视线不知从何时起就一直黏在秦明身上,秦明喜欢什么秦明害怕什么他都知道,没有秦明的世界似乎已经离他很远很远。
再想想秦明,这人除了闷骚了点,中二了点,不近人情了点,也没什么缺点可挑的。关键是,自己确实是喜欢上他了。
看见秦明就听到花开,啪嗒啪嗒一朵接一朵,密密麻麻的声音叠加在一起,震得林涛整个心窝都在颤抖。林涛下意识摸了摸胸口,只感觉到明显过快的心跳。
林涛诗读的不多,却独独记得林徽因写过的那句: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秦明就是林涛那一树一树的花开。
但当他旁敲侧击问起秦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时,秦明的答案差点没让他背过气去。
“我们不是灵魂契约关系吗?”秦科长睁着大眼珠子说得理直气壮,一脸“这难道还用问”的表情,让林涛气也不是乐也不是。
得。林涛绝望地想,这辈子栽老秦手里了。


而谁又不是呢。


实施抓捕行动的时候,被逼上绝路的歹徒朝林涛举起了枪。
本应坐在车内等待的秦明此刻却出现在林涛的视野中央,而且想都没想就挡在林涛身前。
值得庆幸的是歹徒还没来得及开枪就被躲在暗处的同志击中了手腕。
手枪掉落在地上,发出“咔嗒”一声响,像一个开关,让林涛吓得近乎停滞的心脏恢复了动弹。
林涛也是急红了眼,一把把身体绷得笔直的秦明拉了回来。
他气得哆哆嗦嗦,狠狠抑制住想把眼前那人揉进骨子里的冲动,不管不顾地朝他吼:“你疯了吗!”
秦明抿着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林涛:“我死过无数次,这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大事。”这话说得底气不足。
“那你就……没想过我?”
秦明终于舍得瞅了瞅林涛,他揽过林涛的脑袋,冰凉的指尖摩挲着林涛的后颈。这一次他很绅士地扯开他的领口,林涛意识到秦明要做什么,也是很顺从地往前贴上去。但这次秦明没凶狠地就朝着脖颈来上一口,他只是亲了亲林涛不安分滚动的喉结,带着自己不曾发觉的虔诚与爱慕。
林涛感受着颈间的湿意,反应过来,言语中满是戏谑:“这难道也是契约的一步?”
“闭嘴。”秦明似恼羞成怒,推了一把林涛就想转身离开。
林涛哪里舍得放掉这个机会,他赶忙追上去,把秦明的手紧紧握进自己的手心。秦明的手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甩开。
这个叫林涛的人类,还是挺有趣的。


死鸭子嘴硬的秦明,你的脸红可出卖了你。



评论

热度(187)